首页 电影 连续剧 综艺 动漫 资讯 排行

广西莫菁菁138张图照迅雷下载

  • 柳志威 曾丽瑶 
  • 状态:更新至第6集

火锅店服务员庞玲珑是一个宫斗剧迷,对各种俗套的剧情都不屑一顾。突然有一天,她进入自己追的宫斗剧中,而且自己进入的剧情她还看过,按照正常剧情发展自己这个角色马上就要死了,庞玲珑凭借自己对剧情的了解力挽狂澜完成自救,还凭借“与众不同”获得了皇太子的青睐,于是,普普通通的火锅店服务员,开启自己的后宫进阶之路…

热播国产剧

广西莫菁菁138张图照迅雷下载 热门推荐

百度百科梦回长安有三个词条 并没有宋扬相关一 梦回长安,是梦回长安大型歌舞剧主题歌,作词人 温喆,...



谁知到梦回长安的故事。只剩40分了,不好意思。

梦回长安 又见梨花........ 那是三月,梨园教坊内,一树梨花开得正盛,灿烂如雪。 花开, 花谢. 轻风夹杂着梨花的馨香,在树旁枝尾悠悠飘荡,落缨缤纷...... 她站在树下,出神的望着如雨而落的梨花,任由飘落的花瓣撒满她乌黑的发稍和瘦削的肩头,在这季春的灿烂阳光中,仿佛与这风,这阳光,这满树的璀璨晶莹,溶为了一体。 幼玲已想不起这是第几次回到长安了,自从孩提时代起,就跟着歌舞戏班巡回表演,这么多年,已经是大江南北全都跑遍了,而长安,更是必经之地,然而,长安给她的感觉却和别的地方不同。每一次回到长安,她都会感觉象是回到家乡,仿佛在这长安城中有什么人或者什么事叫她牵挂一样。 “花已凋零落如雨----”一阵优美的歌声由远及近,“瓣瓣残蕊随风起,随风起,入云端,飘飘荡荡不由己,落入河中便做鱼,落入草丛便做蚁......" 她不用回头,便知道是一个戏班的小蝶正走过来,轻抬手掸落一肩梨花,接着唱道:“花似云霞瓣做雨,幽香阵阵临风起----”一边唱,一边舞了起来。“素肌无惧余寒苦,艳阳有爱占青芜......”舞姿轻盈,甚是婀娜飘逸。白色的纱裙宛如一片云霓,在她脚下飘动,使得她整个人,看上去就象立在水中的亭亭白莲。 “好!”一个声音打断了她们的歌声。 “求叔。”她停下舞步,回身望去,见是班主何无求,连忙拉着小蝶一起行礼。 “好啊,唱的好,舞的更妙。幼玲、小蝶,这回贵妃娘娘的寿诞普天同庆,几乎全天下的歌舞班子都拥到长安城里来给娘娘上寿,你们两个要好好表现啊,特别是你,幼玲,你是我‘长庆’班的台柱,你可一定要拿出十二分的力气来献舞,听说当今和贵妃娘娘都是在舞学上是十分有造诣的,你要是在庆典上跳得好,博得他老人家的欢心,说不定大大的有好处呢。” “是,甥女儿们一定努力。” “这就好。对了,我来是告诉你,三天前,你在黄河边上救的那个人他醒了,你去看看吧。” “他醒了?”幼玲一把拉了小蝶就往回走,“醒是醒了,可说的什么大伙儿全不明白,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是啊,这人也真怪,”小蝶接口道。“穿的衣服我从来没有见过,没有大裳,上装又那么短,似皮非皮,可中衣儿又那么长,不但穿的怪,昏着的时候说的话,大家也不明白。依稀的只能听懂‘小玲’两个字。好象你的名字呢幼玲姐。他别是外国人吧?可是外国人为什么会昏倒在黄河边上呢?看身上又没有伤......" 不再里会小蝶的唠叨,她三步两步赶到房前, 轻推房门,她走了进去。 房间不大,床上雪白的帐子内,睡着一个人...... “小玲。。”躺在床上的人不断的重复又重复地呼唤着这个名字。。。 小蝶领着幼玲走了过去,看了看他,此时的他早已被求叔换上了一身素白色的衣服,微弱的灯光照耀下,他显得特别的有气势,虽然他还处在半昏迷的状态下,可着却一点也不影响他那从骨子底下散发出来的魅力。。。 “真奇怪,幼玲姐,你看他手上。。。”小蝶举起他的手,“你看,这还真奇怪,他从我们救起他的那一刻到现在从来都没有把手松过一下,他把这条链子捉得死死的,我和求叔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能把它弄下来。。。”幼玲听了小蝶的话,半信半疑地走了上前去,她想看看那到底是一条怎样的链子竟能让眼前这位汉子舍命相保。。。 “我看看。。”在她托起他的手的那一刻,男子手中的链子轻轻地滑落到了幼玲的手中。。。“这链子。。。” “小玲!!!”幼玲还没仔细看清楚,男子就从床上一跃而起。。。把两位毫无准备的姑娘家吓得花容失色。。。 男子醒来的第一时间在床上四处乱翻。。。 “你是在找这个吗。。”幼玲亮了亮手上的链子。。。 男子没有出声他把链子一手夺去,在仔细端详过保证链子完好无损的情况下,他才稍稍定神,抬头望向前方。。。 “小玲!”看到眼前一身素装打扮的幼玲,男子扑了上去紧紧地搂住了她。。。 “公子请自重。。。”这种情况,幼玲和小蝶遇到过太多了,每次遇到这些狂蜂浪蝶,她必定会使出她所精通的“御狼十式”,不出三招,那些狂妄之徒便会乖乖退下,可是这次,幼玲却没有这样做,因为她对眼前的这个男子,确实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喂,原来你也是个轻薄无赖之徒”在旁的小蝶见状,立即上前,死死扯开眼前的轻浮男子,顺势重重的掴了他一掌。。。 男人倒回床上,不住的喘息,刚刚的一幕,仿佛耗尽了他所有的体力,他挣扎了一下,却无力再抬起身子,只是将手中的链子握到胸前,口里还不断的低声叫着:"小玲,小玲......" 幼玲嘘了一口气,却原来这男子并不是什么登徒浪子,刚才那样子发作只不过似乎是误将她当作另外的什么人了. 仔细看这男子,她发现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他----憔悴. 这是一种另人心碎的憔悴,他不难看,几乎可以说是个美男子了,也并不老,但是却给人一种极度的沧桑感,就好象他身上背负着千斤的重但.可能是由于刚才的这一番折腾,他的头发散乱,发丝间隐隐的透出几缕银白,直垂到他苍白到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上.他英挺的眉头拧的紧紧的,干裂脱水的嘴唇轻轻抖动着,却还执着的用奇怪的口音重复着一个名字----"小玲....." 男人的声声呼唤,仿佛重锤似的打在自己的心里. 幼玲的心中忽然没来由的一阵失落,她也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眼前却浮现出意外遇到这个男人的那一幕. 本来很少出门的自己,那天却忽然心血来潮,想去长安有名的<<悲祠>>去看看 相传,这个悲祠是为了纪念秦时的一对男女所建.但由于年代的久远,真实的历史已经淹没在地下了.但人们愿意前往的原因却是:那里的因缘签是很灵验的,凡是去过那里求签的人都这么说.久而久之,那里就成了男女去求因缘的地方,因此那里成为了长安的热闹之地. 幼玲并不相信什么因缘之说,她之所以想去,是想看看悲祠里的那块古碑. 古碑不知是何石所刻,虽经历千年仍屹立不倒.碑上刻着关于那对男女的传说,但由于年代的久远,上面的字已经模糊不清了.唯一剩下的几个字,有好事之人将他们描暮下来.对应秦代的文字,写出了以下的注解:这对男女乃秦人,男名况中堂,女名马灵儿.距石碑上所刻,况中堂官拜大将军,是秦时有名虎胆将军.而马灵儿却是秦时的巫女,司仪各种皇家的礼仪. 而当时有僵尸将臣为祸,但却无人可以降服,举国皆惊.他二人奉命去降伏神龙,以对付将臣.... 时碑上清楚的字到此为止,至于后面的故事,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幼铃自打第一次去那,看见了这块石碑就喜欢的不得了. 此后,只要歌舞戏班途径长安,不管时间是多么的紧迫,幼玲总会去看看那块碑.这次也不例外,幼玲邀上了自己的好姐妹小蝶一起去悲祠. 而万万想不到的是,会遇到那个男人! 悲祠虽说是长安有名的祠堂,但奇怪的是它座落的地方却是有些荒凉,背后一片陡峭的山崖,零零落落的长着些难看的植物! 而那个男人,似乎突如其来的就出现了! 就那么一下子,一道绚丽的白光闪过,正说笑着的幼玲和小蝶被那道光束吓了一跳,眼球因为不适应突如其来的刺激,在那么十几秒钟间,竟然失去了视力! 眼前一片模糊,当刺激渐渐减弱,试着睁开眼睛的幼玲,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个男子! 身上满是尘土,散乱的头丝掩住了他半边脸,眼眸是紧闭的,但是他的脸,却是苍白到可怕,那是一张毫无血色,白得几近透明的脸,或许是幼玲的错觉,这个昏迷的男子,即便现在毫无知觉的他,也可以给她一种感觉,这个男人是生活在极度忧愁和郁闷中的! 看着无所知觉的他,不知道为什么,幼玲心底泛起了一阵痛楚?是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从来没有过,为了一个陌生的男人,心底感到怜惜,酸楚,甚至是痛苦?! “小玲,你在那?”略带哽咽的声音随着初春的寒风吹进了幼玲的耳朵。那么的苦涩,那么的执着。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着个男人的背影,幼玲的心越来越痛,那中从心底深处的悲凉让她莫名的红了眼眶。 “回答我,快回答我啊!”男子终于体力不支的晕倒在了地上。 “公子!”幼玲一下从意识中惊醒,拉着一旁的小蝶慌忙的跑向前去扶起他。”公子,醒醒啊” 他哭了?!幼玲将他的靠在悲祠旁。却发现他的脸庞有着为干的泪迹。为什么?为了那个“小玲”吗?幼玲的心中翻起了点点酸意。是什么样的女子,让一个男人为她流下珍贵的泪? “她真的幸福呵。”幼玲喃喃的开口。如果有人为他流泪,那自己呢?会怎么做? 小蝶不解的看着幼玲,她是怎么了?”谁好幸福啊?他吗?”横看竖看也不觉得啊。这人都混到这步田地了,幸福啥啊? “是他口中的“小玲””轻轻擦去他脸庞上的泪痕,“人家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为了小玲,他哭了。我想他真的很爱小玲吧。被人这么深爱着,不论是否能在一起,都是种幸福啊。” 小铃..... 一声轻声的呼唤又把幼铃拉回了现实中. 救了这个男人已经7.8天了,但他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偶尔的苏醒也只是一时半刻的. 请来的大夫诊治后也说不出病因,只说病人曾经经历过极寒和极热,身体遭到破坏.致使他到现在都不能完全清醒,只好开了些名目去火的药来慢慢调养. 而自打把这男人救回来,幼铃就每天都要来看看他,这似乎成了一个习惯.而这些都看在了何无求的眼中,但他也没有什么办法,惟有派人四处求医,希望可以早日治好这个神秘的男人.好把他送走去,以断了幼铃的念头. ”哎”幼铃已经记不清这是自己的第几次叹气.本来性格开朗的自己,一向都是乐天知命的,但随着这个神秘男人的闯入,给自己平静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变化,就好象一颗石子落进了水里,激起了层层的波纹. “幼玲姐,他````他```” “小蝶,什么事情让你急成这样啊,到底怎么了?哪个他啊?”看着小蝶气喘吁吁的样子,幼铃问道。 “还有哪个他啊,就是上次一醒来就轻薄你的哪个登徒子啊” “他!他怎么了?”一听到是他的消息,幼铃急忙问道。 “还说我急呢,真正着急的是你才对”小蝶甩开被幼铃抓紧的手,“是个好消息,这次他真的清醒了,班主在问他话呢。” 黑暗。 无尽的黑暗。 天佑缓缓地伸出双手,想象着将会触碰到什么。但,他失望了。指尖传来的只是一片空荡荡的感觉,就好象他现在的心情一样。 这里是什么地方?怎么会……这么黑。我甚至连自己伸出去的双手都看不真切。天佑试图想明白自己的处境,可是脑袋里面却找不到半分于此有关的信息。天佑迈开沉重的腿,一步一步毫无目的走着。他觉得自己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但昏昏沉沉的脑袋一时无法给他答案。天佑觉得走在一片黑暗里,并不是一个很好的主意。没有方向,没有目的地。 是什么呢?重要的事……。 不知走了多久,天佑好象听见了些动静。那声音忽高忽低,忽左忽右,顽皮得象一只漆黑的小猫。咬咬牙,天佑全凭着感觉朝着声音的方向追了过去。随着蹒跚的脚步,那声音越来越清晰,越来越高亢。天佑终于可以听清了!!! 以吾之血,燃欺世之灯…… 以吾之魂,引浩天之劫…… 悦耳的女声,好似带着无尽的悲伤和无奈,咏唱着。那天籁般的声音却带着诡异的气息,象一道道坚韧无比的细丝一样悄悄缠绕在天佑的心上。 乾坤倒转,逆宇而行…… 背弃轮回,抗天宿命…… 天佑用心听着,听着这似曾相识的声音。同时,脑袋里也飞速旋转着。他觉得马上,马上自己就能抓到一些东西,一丝黑暗中的亮光。 为苍生…… 舍功德…… 发正气…… 斩妖魔…… 咏唱之声越来越快,越来越急!此时,声音中的悲伤和无奈早已不见,代替的是如磐石般坚强的决然意志!也许那些悲伤和无奈早已隐藏到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中去,再不愿表露出来了。 “逆天风云决,起!” 随着“轰~!!!”的一声,一片亮光瞬间照亮了原本漆黑的空间。天佑只觉脑海中某个脆弱的东西应声而破,那些悄悄缠绕在心房上的无数细丝也猛然收紧。痛苦的感觉如汹涌的波涛一般瞬息间淹没了他整个人。 ”啊啊啊啊------不要!!!!“ 天佑明白了,他记起来了。他终于知道自己一直想要记起的重要事情是什么了。因达到心灵和肉身极点的痛苦,卷缩着倒在地上的天佑,居然硬是强迫自己抬起了头,颤抖着伸出了双手…… 看着那半飘在一片耀眼亮光中心的优雅如仙的飘渺身姿,天佑再也无法止住眼眶里流下的某些热热的,咸咸的液体。 ”小玲-----!!!不要离开我啊啊啊!!!“ 天佑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扑到亮光的中心,试图紧紧抱住那令他魂牵梦扰的少女……但,让他绝望的是,收紧的怀抱里并没有期待着的温柔感觉,只有荧荧光点再飘散,飘散……。 ”为什么……为什么!!!小玲……小玲啊……“ 然后,重复黑暗的空间中,便只剩下一个男人压抑的哭泣。 “小玲!别走!!”天佑猛的睁开了眼睛。那里还有小玲的身影?真不甘心!天佑的双手紧紧的抱住了头,刚刚的一切明明是那么的真实呵。可是,为什么要让我醒来?如果非要在梦里才能和小玲永远的在一起。那么就算长睡不醒又如何? “这位公子不知该如何称呼?”班主无声的出现在天佑眼前,看着醒来后的天佑,忧伤的眉宇间更显几分俊美。暗自感叹,这样的容颜,无论是男或女,都可谓是魅惑众生啊。如果自己是女子的话,估计这会也只剩下痴看的份了。 天佑抬起头来,看着眼前一脸风霜的老人。“况天佑”被打扰后的天佑才发现自己不知道身处何地,因为这一屋子古色古香的装饰活像电视里的古代。等等,古代?莫非?自己真的回到了唐朝? “哦,是况公子啊,这是‘长庆’班的班船上。因为公子一直都在昏迷中,我们也不知晓公子家住何处,所以,让你一直在这休息了。”毕竟是在江湖上打滚了多年,只消一个眼神,班主就已明了天佑心中的想法。 “多谢班主的照顾,是我多打扰了。”天佑总算从混乱中理出头绪,忆起了自己来此的目的。 天佑心中想起领走前求叔对自己说的话:“天佑,要救小铃就要看你的了。” “求叔,你知道的,为了小玲,即使要我再死一次也没关系。”看着躺在床上只剩呼吸的马小玲,天佑轻轻的拉起小玲的手靠在脸旁。还是那样的柔软,还是那样的温暖。只是它的主人,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调皮的叫自己“臭警察”了。 “马家的血天生和僵尸血相克。偏偏小玲又...唉!”求叔不忍的别过头去,小玲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天佑又是世上难道有情有意的好男人,上天既然注定要他们相爱,为何又让他们彼此对立?天师爱僵尸?他们做错了什么?为何他们的感情总是这样多灾多难!“就算有箭头帮小玲暂时克制住,但是,箭头不可能克制一辈子,一旦小玲的僵尸毒传染给了箭头,马家道法加上守护神龙的威力,即使是天佑你也阻挡不住的。” “求叔,天佑”一道淡蓝色的影子从小玲的身体里飘出来。是箭头!却见原本健壮的箭头,虚弱了很多,不但脸色惨白,甚至嘴角还有流过血的痕迹!“你们快救救小玲,她的僵尸血快冲破我在她身体里封印的接界了。”说完,箭头捂住胸口,吐出一口金色的鲜血。“糟糕!”箭头报完信后,马上回到了小玲的身体里。现在的他已经快不行了,能省一分力就省一分,不然就怕撑不到天佑他们来救,小玲已经疯了。 “箭头,箭头!”天佑心惊胆战的喊着,所有关系到马小玲的事情都会让他方寸大乱,更别说这回是攸关到马小玲的生死了。 求叔拍拍天佑的肩头,看着天佑疑问的眼神。无奈的点了下头,“看来,箭头快撑不住了,小玲的僵尸毒快传染给他了。” “那该怎么办?怎么办?”天佑猛了从床前起身,慌乱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求叔,我求求你,救救小玲!”天佑抓住求叔的衣角,现在的他六神无主,真的是不知道还能怎样做了。 “或许有个办法,”原本犹豫的求叔,看了眼床上的小玲,一咬牙告诉了天佑自己很早以前看的一个办法。 “就是这本书 ,”求叔带天佑回到自己的家中,翻箱倒柜的找出那本自己一直收藏的古书。“这本书是小玲的先祖追杀将臣到江南的时候在一个洞穴中无意发现的。因为,书中所记载的各种道术,符咒都要很大的代价才能修炼。所以,小玲姑婆托我在小玲道术有成的时候再给她,让她自己决定要不要学。我记得里面有记载着如何让人穿越时空的一个道术,小玲本性善良,只是现在被僵尸毒克制在灵魂中不能出来,如果有人能回到古代,将那个善良的小玲带回来助她一臂之力,那么或许可以战胜僵尸毒。”求叔将书交到天佑的手中,他没告诉他,如果要用这个道法,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因为要媲美宇光盘那样的力量穿越时空,只有燃烧自己的生命,以生命为代价,瞬间提升法力。 所以,求叔一开始没有告诉天佑这个办法。但是,看着小玲,看着为小玲日益憔悴的天佑,就算死也是值得。 “求叔,送我去吧。无论如何,我也会将以前的小玲带回来的。”天佑的眼中闪过一丝决绝。就算死,也要将小玲救醒! 求叔盘腿做在了准备好的符阵中,掐指盘算小玲的前世。“天佑,我算出,小玲的前世在唐朝出现过,你去那找她吧。”不愧是上古道法,才刚开始运行,求叔已经感觉生命的燃烧了。 “求叔,你直接送我去见马灵儿吧。她的道行很高,我想可以帮的了小玲的。”天佑不明白为何要去唐朝。 “不行!马灵儿道行是很高,可是你是僵尸,可能还没到你解释清楚,她已经先动手收服你了。而且,马灵儿是死在况中堂的手中,如果你出现在次之前的话,就会改变历史。也就是说,你不可能遇见小玲了。最重要的是,马灵儿杀虐太重,我想也帮不了多少。”求叔强忍住要吐出的鲜血。要撑住,不能前功尽弃了!“天佑,你到这里做好。我马上送你去!” “求叔,你怎么了?”天佑刚坐好才发现不对劲。“你的嘴角。。。?求叔,你怎么了?”天佑急忙想去扶起快倒地的求叔,可是要起身的他发现自己怎么也不能动,就像被下了定身咒般。“求叔。。。” “天佑,阵法只能维持7天。所以,你7天内一定要带小玲的前世回来。这是阵眼,如果你要回来,打开它就行了。如果你遇到小玲的前世,它会感应到的。”求叔蹒跚的爬到了天佑的身边。将一个像项链一样的东西带在了天佑的脖子上。“记住,机会只有一次。你一定要找到小玲的前世!” 七彩的光芒不段的在天佑的脚下闪烁,慢慢的将他的身体分成了无数的粉末,消失在了求叔的眼前。“求叔。。。!” “天佑,小玲就靠你了。保重了。”求叔不支的倒在了地上,欣慰的闭上眼,嘴角带着笑。在燃烧了最后的生命后,离开了人世。啊!天佑呻吟着爬了起来.他的头脑混乱着,觉得刚才的一切仿佛都是梦境一般,是那么的不真实. 脑子里又浮现出刚刚发生的一幕,小铃快不行了,自己和求叔无法可想,惟有回到过去,找到宋朝的小铃才有可能救现代的小铃,但求叔没说这个道法竟然是以生命为代价的,自己只能眼整整的看着求叔把法术做完,然后倒在了自己的面前.随后自己就昏迷了. 等等,天佑忽然意识到,自己既然醒来了,是不是真的回到了过去,他立刻四处张望着,他现在着急的确认自己是否回到了过去,其他的他也顾不过来了. 只见自己躺在一间简陋的小屋里,光线很暗,桌上竟然点着油灯,微弱的光亮把这模糊的映照了出来,天佑聚光向四处一看,墙上挂着2个油笠,一身蓑衣.墙角堆着一堆鱼网.看样子,他的确回到了过去. 正当天佑四处张望的时候,似乎外面的人也听见了里面的响动.天佑只听见门帘掀起的声音,回头一看,不由的惊呆在那里. 只见进来了一个女人,远远的看不清她的模样,只能看见她披肩的长发顺着她的走动来回晃动,等她来到灯前,天佑借着那光一看,不由脱口而出:”珍珍!!!!” 很显然,天佑的惊呼得到了不错的效果。[喀嚓!]一声,原本姑娘手上捧着的陶罐掉在了地上,很不识相的摔了个粉碎。盛在罐子里面的清水,则嘲笑似的流了个满地。 “啊!……” 两人同时发出了短暂且毫无意义的声音,姑娘有点手足无措,始作俑者天佑却尴尬的挠了挠头。 于是,昏暗的小屋里又回复到针落可闻的安静。 首先打破沉默的是天佑:“珍珍你……怎么也会在这里?你不是已经……难道,这里不是古代,是黄泉?你……我……这……唉……” 完全不理会天佑的自说自话,[珍珍]先是用颇为责怪的眼神描了下在那里滔滔不绝的天佑,然后缓缓俯下身来,小心翼翼地收拾地上的陶罐碎片。也许是完全没有预料到[珍珍]如此冷淡的反映吧,虽然心里面快被无数问号所撑爆,天佑还是堪堪停下了嘴,强自镇定地重新打量起周围来。 小屋很整洁,整洁得实在有点过分。整个屋里,除了一张看似不太牢固的八仙桌和2把长椅之外,就只有那放置在角落里的大木箱子和天佑正[占领]着的矮脚床,可以叫做家具了。说起来有点不可思议,虽然小屋俨然一副家徒四壁的样子,但摆放在八仙桌正中,擦得锃亮的小灯盏和木箱子上面用木架架起的,那面疑为[铜镜]的金属片,还有床铺周围微微弥漫的幽幽香气,居然让天佑想起了[闺房]二字。 马上赶走脑海中冒出的无良想法,天佑重新将视线放在了小屋的主人身上。 不过天佑这一看,却再也无法把视线从[珍珍]身上移开了。一头乌黑柔顺的青丝,自然而然地散落在脸侧及后背上。如空古幽兰般清丽的容颜却让人觉得多一分则媚,少一分则淡。偶尔轻轻振颤的细长睫毛和随着拾取动作隐约可现的白嫩脖颈,更是让天佑感觉有些恍惚。这位身着如雪素白衣裳的少女好似有某种奇异的魔力,平息烦躁,缔造安宁。天佑只有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珍珍]的一举一动,良久,良久……。 “…… ……” “…… ……” “公子……?” 忽然,一个沙哑的女声,把天佑从恍惚中唤了回来。听这略带嗔怒的口气,天佑随即明白自己有些过于无礼了。 “咳……咳……,珍珍,好久不见,我只是有些……有些……嗯?!你刚才叫我什么?”天佑愕然。 “小女子素珍(原谅我吧,取名字我不擅长0_0b),见过公子。公子可好些了么?三天前,我见公子晕倒在……” “什么?素珍?不是珍珍吗?这……怎么…你改名了?还是原来就叫……这可不好笑啊?一点都不好笑!别开这种玩笑,OK?我现在还晕着呢!”天佑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疯了,[珍珍]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欧……可一?(-_-),公子你的话,素珍不是很懂……”[珍珍]的眼神中多了一分好奇之神色,这位公子说话真奇怪呀。 “…………” 天佑已经忘记自己今天已经是第几次抓头了,似乎从自己醒来开始,一切的一切都跟原本预想的不一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枉求叔舍命用禁断之术把我送到古代,可是……竟然遇到应该不在人世了的珍珍……还不认识我……还公子长公子短……这到底,到底是……” 公子,你已经一天都没进食了,就是铁打的身体也熬不住啊,还是吃点吧。”素珍慢移莲步,缓缓的将素食放在了桌子上。 天佑半躺在略显单薄的床上,将视线从手中的银坠中移开。“猪血粥?”复生最爱吃了,每天早上醒来,总要喝一大碗珍珍煮的猪血粥,总也喝不腻。现在?现在早已经物是全非了。 “恩,喝点粥,养养胃。”温柔的语调,温柔的笑容。即使相隔千年,善良的珍珍依旧如此的温柔。 “素珍姑娘,太麻烦你了。你收留了我,我就感恩不尽了,还要麻烦你煮东西,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天佑有中错觉,眼前的素珍就是珍珍,那个世间最爱自己的女子,那个自己欠了一辈子情永远都还不完的女子。 “素珍,素珍!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素珍将碗轻轻的放在天佑的面前,刚要开口,便听到门口熟悉的声音响起。 素珍抱歉的朝天佑笑笑,转身走到门口。“不破大哥你来啦。快进来吧,外面风大。”素珍侧过身来,让门外的人进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