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电影 连续剧 综艺 动漫 资讯 排行

我妈妈的朋友免费观看

  • 内详 
  • 状态:HD

委内瑞拉马拉开波湖社区是一个坐落在水上的村落,当地民众正在为议会选举做准备。对于街头女商人和查韦斯特党代表塔玛拉来说,每一张投票都很重要,必须用尽一切办法去拉票。而对于支持反对派的教师纳塔莉,政治是企图迫使她辞职的原因。小尤阿尼有着敏锐的眼神,看到载满她纯真童年的社区正因污染而变得萎靡。一个小渔村正在没落,人们究竟能否过上他们想要的生活?

热播纪录片

我妈妈的朋友免费观看 热门推荐

你说的应该是古巴的 卡斯特罗前不久,一位名为玛莉塔的女子出版了《亲爱的菲德尔·卡斯特罗:我的生活、我的爱情、我的背叛》一书,披露了她年轻时和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的一段恋情,以及美国中情局利用她刺杀卡斯特罗的内幕……“要杀菲德尔,我下不了手,他太迷人了,我把中央情报局给的毒药扔进浴盆,在最后一次缠绵之后,我走了。”一切好像是电影里才有的情节。然而这正是美国中情局策划的500多次暗杀卡斯特罗的行动中的一次,也许是中情局认为最有把握却又最失败的一次。事隔40余年,玛莉塔在马德里的公寓里忆起这段尘封的往事,仍然激动不已。61岁的她显得有点发胖,但仍掩盖不住她的美貌和气质。玛莉塔是德国纳粹集中营里的幸存者,后来受雇于美国中央情报局和联邦调查局。甜蜜而短暂的爱情1959年2月27日,古巴革命胜利才6个星期。卡斯特罗与其他革命同志要进入玛莉塔的父亲在古巴开设的“柏林银行”检查时,玛莉塔挡住了他们。“你们是在侵犯德国的领土。”“这是古巴人的土地”卡斯特罗反驳道。19岁的玛莉塔初次见到卡斯特罗,就坠入了情网。回忆起和卡斯特罗相处的8个半月时间,玛莉塔兴奋中掩饰不住忧伤和悔意。她曾经怀上了卡斯特罗的孩子,最后早产。悲伤的玛莉塔一到美国,中情局就盯上了她,他们拿着一张不知从哪儿弄到的死婴照片对她说:“这是你死去的孩子,看看卡斯特罗都做了些什么,他杀了你们的亲骨肉!”他们怂恿她回到古巴杀卡斯特罗,还鼓吹“与共产主义斗争是历史赋予的神圣使命”。在威逼利诱下,玛莉塔1960年重返古巴,带着中情局交给她的毒药丸,准备伺机放进卡斯特罗喝的咖啡里。但是强烈的爱最终战胜了一切,她不但没有下手,临走的时候反将中情局给她的6000美元报酬留给了卡斯特罗。她向记者透露了那段鲜为人知的往事。你是什么时候意识到你根本下不了手杀卡斯特罗的?当我知道还是那样爱他的时候。中情局想利用我们的孩子的死来激起我的仇恨。你当时怀孕有几个月?7个半月。那是一个早产儿。你和卡斯特罗约好了给孩子取名吗?是的,我们约定给孩子取名为安德雷斯。我想这对你来说是一件很悲伤的事情,还记得孩子出生时的情况吗?菲德尔当时并不在场。接生的是一个男人,后来我就不省人事。中情局的人欺骗了我,我相信我的孩子还活着。我最后一次见菲德尔的时候,他将一个学医的小伙子介绍给我,并说是他的儿子,那个年轻人很像我的儿子马克。我真想让他做一个DNA鉴定。菲德尔有6个或者7个孩子。他以他的孩子们为荣,总说革命事业是为了他们。他不可能杀自己的孩子。你为什么要写那本书呢?我希望人们理解我所做的一切。因为我没有做任何对不起菲德尔的事,我梦想去古巴和卡斯特罗一起生活。特工生涯没有完成任务而回到美国的玛莉塔受到了关押6个星期的惩罚,中情局威胁她说如果想逃走就杀死她。中情局认为一个能够在纳粹集中营生存下来的女人,肯定有干特工的天赋,因此决定正式招募她,并在迈阿密的反卡斯特罗基地对她进行专门训练。在那里她认识了她生命中的第二个男人:委内瑞拉的前将军马科斯·佩雷斯。玛莉塔与佩雷斯结婚并有一个女儿。1972年,玛莉塔与中情局的一个特工结婚,因为婚姻可以掩护他们的行动。他们当时以一栋豪华公寓的管理人员身份活动,公寓里住着许多来自联合国、苏联、民主德国、保加利亚、捷克斯洛伐克以及中国的外交官。你为中情局工作了多少年?30年。你经历过痛苦的日子,是吗?是的,威胁、恐吓等等。我曾经是一名间谍,但已成为过去,永远也不会再有了。为什么?做间谍很难吗?当然。与其他工作不同,那是疯狂的游戏。你每时每刻都得说谎,如果你犯错就会非常危险,你的命运掌握在别人手中。特别是想做一个好母亲又去做间谍,那是非常困难的。“我过去和现在都爱他,他也对我很好,如果不是美国的介入,也许我们会继续生活在一起。”你确信是因为美国破坏才使你们分开的吗?绝对是,他们控制一切。你认为卡斯特罗还爱你吗?我不知道。菲德尔现在有自己的生活,但我坚信他不会忘记我,他至少还有一点点爱我。你为什么相信他还记着你呢?因为他还是很尊重我,也很尊敬我的父亲,他和我的父亲很熟。尽管时间过去了这么久。重逢的喜悦玛莉塔曾经做过处理古巴难民事务的联邦雇员。她认为卡斯特罗使许多“无辜的古巴人流亡”,因此1981年决定重返古巴当面“谴责”她心中的“偶像”和“至爱”。那是她最后一次见到卡斯特罗。菲德尔是不是已经原谅你曾经要杀他?是的。我们已经在1981年见面时和解,现在是好朋友。我们当时热情拥抱,我请求他原谅,并告诉他以后的每一天都要照顾好自己。他非常亲切和蔼。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你和他谈了几个小时?我们聊了5个小时,我在他那里呆了3天,那是十分美好的3天。你喜欢刺激的生活吗?不,不喜欢。我现在喜欢安静,很幸福,喜欢我养的狗。我只想有一个带花园的小房子,花园里可以种蔬菜和花。你现在还有梦想吗?回到古巴,见到菲德尔,感受他的魅力!



雇佣兵制是什么?

雇佣兵 Mercenary 英文意为:惟利是图的;以经济利益为目的的。 从古罗马军队中的野蛮人到后殖民主义时期被流放到非洲的欧洲囚犯,雇佣兵一直以来都被看作是一群“要钱不要命”的乌合之众。在很多人的理解中,雇佣兵给其他人带来的只有死亡和痛苦,而促使他们打仗的惟一动机就是钱。 雇佣兵的来源很杂,一般招募雇佣兵,当过兵的是最好的,如果当过特种兵那就更好了。雇佣兵不一定全是陆军中的兵种,飞行员、海军陆战队员也都是雇佣兵里的抢手货。雇佣兵的工资根据任务危险程度不同,兵种不同,来源不同可以分为不同的档次。招募对象包括,平民、前军人、亡命徒等,总之想要加入,通过考核就可以。世界上比较正规的雇佣军部队如法国外籍兵团就是不管你从哪里来、不管你曾经干过什么,只要你报名通过考核就可以加入,加入后再按它的一套训练方法,训练完毕后,分到各外籍兵团部队中。据说比较喜欢中国人,因为中国人听指挥,且能吃苦。美国的雇佣兵一般不通过政府组织,而是通过各个保镖公司,一般多是些有后台的人物开办的,如美军前军官。美国的保镖公司一般是定向招募人员,人员素质比较高。一般配合美军在某一地区的任务,如美军或美政府有什么不便出面的事,就会让保镖公司去做。这样风险较低,一旦失败可以一口否认。在阿富汗和车臣的雇佣兵有为钱作战的,还有的是一些极端的宗教信徒,有的并不为钱,只为信仰。这些人的作战能力比较弱,一般都要经过培训。 20世纪90年代以来,国际战事连绵不断。埃塞俄比亚与厄立特里亚的领土纷争尚未平息,斯里兰卡狼烟再现,与此同时,塞拉利昂又起争端……在这股巨大的战事狂潮中,一支奇特的军队异军突起,它的名字叫雇佣兵。可以说,近些年,随着联合国维和行动连连受挫,雇佣兵正日益成为局势动荡、战事不断的国家和地区的主角。 谁付钱就为谁卖命 雇佣兵是一群“靠战争吃饭”的职业杀手。他们受雇进行各种暗杀、绑架、作战,甚至搞政变。揭开雇佣兵的神秘面纱,我们会发现,其实雇佣兵的成分很复杂,各式各样的人皆有,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他们都喜欢战争,战争是他们生命的一切。 “谁付钱就为谁卖命”,这是雇佣兵所共同遵循的一个基本准则。在他们心目中没有是非之分。用美国雇佣兵界一位很有名气的人物范邵的话讲:“现在只要有人愿意付钱给我,我就会替他卖命。我不知道什么是错。我可以替里根效劳,同样可以为卡扎菲卖命。” 当雇佣兵,就意味着必须吃得“苦中苦”。美国有些私人训练营美其名曰“加强野外求生技能”,其实就是训练雇佣兵。其课程全是军事基本训练,包括各种安全措施与反恐怖战术等,训练方式几尽残酷、羞辱、恐怖、痛苦之能事,训练人员不脱几层皮,休想成为合格的雇佣兵。 一位《华尔街日报》的记者报道说,他曾亲眼看见一位学员全身赤裸,被吊在营火上烤得“哇哇”尖叫。 非人的训练吓跑了一批又一批慕名而来的学员。据说,平均每10名学员中只有一人能完成两周的训练,其余的大都忍受不了痛苦而中途退出。可一旦经受住了考验,个个都是响当当的“兰博”。 哪有战争哪有我 当今世界,以色列雇佣兵数量最多、遍布全球。该国长期处于战争状态,造就了一批最具杀伤力的战斗人员。由于近年来经济萎缩,军官退伍后转入舒适民营经理阶层的好日子已成为往事,连将军都往往找不到好差事。这些40岁左右退伍的军人在过惯了20年极度紧张但有权有势的生活后,突然发现自己不再有公家汽车、驾驶员,甚至连一部电话也没有,难免有些失落。于是,他们重拾武器,奔赴海外。 以色列军人训练严格,效率极高。表面的冷酷无情与内心的忠诚可靠使他们在全球雇佣兵市场炙手可热。20世纪80年代初期,菲律宾上流社会人士纷纷雇佣以色列人当私人保镖,一些富豪甚至拥有由以色列退役军人训练的私有军队。南美洲的军事集团也以聘用以色列顾问为一种时尚。此外,以色列雇佣兵的身影还出现在伊朗、印尼、斯里兰卡等许多国家,真可谓“哪里有战争,哪里就有以色列雇佣兵”。 死亡的掮客 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私营武装要算南非的雇佣兵公司EO。该公司聘请的军事专家多来自南非、北美、欧洲、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兵源主要来自南非和纳米比亚,拥有储备兵力数千人,全是训练有素的退役军人。 20世纪90年代以来,EO公司生意兴隆。1994年,它派出一支小型快速部署的、有着良好的空中保护和装甲的雇佣部队,几天内就平息了卢旺达的危机,轻轻松松赚了几千万美元。塞拉利昂自1991年发生内乱以来,反政府武装攻势凌厉,政府军节节败退。无奈之下政府于1995年和EO签订了一份为期两年的合同。EO派出300名雇佣军协助政府军作战。不出几个月,反政府武装即溃不成军,不得不与政府军签署了和平协议。EO公司当然报酬不菲,不仅每月有120万美元进账,还得到了钻石矿的开采权。不久,巴布亚新几内亚又找上门来,请求EO帮它围剿闹独立已达9年之久的反政府武装。这一次,由于巴政府后来发生的政变而中断了合同,但EO仍然从中获得了3600万美元的高额利润。1998年6月,EO公司再传“佳音”:它在过去两年半里对安哥拉政府的鼎力相助终于使反政府武装同意谈判了。安哥拉政府为此支付了6000万美元,而EO所付出的代价仅为20名雇佣兵的死亡。 战犯的营生 美国军事雇佣公司的市场主要在沙特阿拉伯和安哥拉。在沙特阿拉伯,它们帮助训练武装部队的各个军种。在安哥拉,美国军事雇佣公司更是“遍地开花”,其中最出名的是空中搜索公司和职业军人储备公司。 美国的职业军人储备公司主要从事商业保安活动,现有雇员350名。翻开雇员名单,你会惊讶于那些十分熟悉的名字,如曾在1991年的“沙漠风暴”中任指挥官的卡文·弗纳、曾作为美军驻欧洲部队指挥官的科罗斯比厄·布奇·圣等。1996年5月,该公司接了一桩好买卖:为波斯尼亚训练武装军队,仅当年就收入2000多万美元。 这些私人军事公司大多与五角大楼关系密切。它们在政府的秘密支持下大搞海外军事活动。对此,美国政府极力辩解,说这些公司在“教人如何在民主国家管理部队、听从文官支配和尊重人权”。 而事实上,那些受训者学成之后,往往干起了战犯的营生。 其实,“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美国这样做,可谓机关算尽。冷战后,美军人数骤减30%,大批退伍军人转入民营部门。对政府来说,大搞军事民间化好处多多:既可甩掉军人包袱,又可保持地缘政治影响。于是,政府和商人一拍即合,军人雇佣公司生意便红红火火地搞起来 但耐人寻味的是,雇佣兵一族同样活跃在当今世界上,无论是气候严寒、山势崎岖的阿富汗山区,还是蚊虫肆虐、酷热难耐的非洲雨林,到处都可以看到一个奇特的人群———雇佣兵。参与反政府的军事政变中有他们的身影,联合国的维和行动他们也置身其中。他们究竟是和平的使者,还是战争的恶魔?他们究竟是有组织的“正规军”,还是一帮乌合之众? 为了把自己和人们心目中那种惟利是图的传统雇佣兵形象区分开来,现代的雇佣兵机构更愿意人们把他们称为PM�Cs(私人军事公司privatemili�tarycompanies的缩写)。PMCs通常都是经过正规注册的商业公司,他们提供各种诸如人员训练、情报搜集和个人财产保护的工作。 雇佣军是不顾国家民族利益和一切后果而受雇于任何国家或民族并为之作战的职业士兵。使用雇佣军不但经济上耗费大,而且在政治上也很危险,如14世纪初叶拜占庭帝国雇佣的西班牙边民帮助拜占庭帝国打败土耳其人以后,就转过来攻打他们的雇主,并在肆意蹂躏色雷斯两年之后,继续糟塌马其顿。在15世纪,由瑞士、意大利和德国士兵组成的各个“自由连”受雇于各国亲王和公爵。这些佣军往往贪婪、残忍、毫无组织纪律,在作战前夕逃跑,大肆抢劫。他们逃跑多半是由于雇主不愿或无力支付酬金。如果及时付酬以严明纪律,事实证明雇佣军还是有战斗力的。瑞士的各个州政府就曾大规模养兵,供欧洲各国雇佣,这些雇佣军享有很高的声誉。但西方的一些史学家,都用这样的语句形容14世纪至18世纪的瑞士雇佣军:“他们最吃香的、也是最为声名狼藉的。”法国在18世纪时,瑞士雇佣军是其正规军里的精锐部队。但是从18世纪末叶以后,雇佣军多半是兵痞。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某些第三世界国家(例如扎伊尔),政府和反政府集团都曾雇用雇佣军,战绩相当出色。 尽管国际社会强烈反对使用雇佣军,但实际情况却是,雇佣军的规模还在不断的扩充。在全球许多的热点地区,都不乏他们的身影。现在伊拉克的每5名军人之中就有一名外国雇佣军。 这些人来自不同的国家、不同种族, 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是为了钱而冒险,也有因为意识形态和宗教信仰而战的,还有厌倦了平静生活想寻求刺激的。如果真的“存在就是合理” ,那么现代雇佣军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群体呢? 历史悠久,踪迹遍布全球 “雇佣军”,是英文“惟利是图者”的同义词,中国古语“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正是对这类人的生动描述。从古希腊时代开始,雇佣军就作为一个特殊群体,以“战争”和“冒险”为职业,开始出现在世界舞台上。到了19世纪初期,英国向外扩张时使用了大量的雇佣军。他们打仗时是军队,掠夺资源和进行商业合作时就以公司的面目出现。 冷战时期,美国在一些特殊的军事行动中也使用了雇佣军。1961年4月,美国中央情报局策划的1000多名雇佣军入侵猪湾,企图推翻卡斯特罗的革命政权。上世纪70年代,利比亚总统卡扎菲在非洲、甚至从美国招募了一批雇佣军,组成伊斯兰军团,最多时达到1万人。 近十几年来,在世界各个热点地区,都能够找到雇佣军的踪影。1996年,刚果(金)前总统蒙博托招募雇佣军阻止当时卡比拉领导的反政府军的进攻。在安哥拉、波黑、科索沃、阿富汗、车臣等地发生的武装冲突中,都有相当数量的外籍雇佣军出现。目前伊拉克境内有几十家雇佣军公司,手下雇员超过两万人,他们负责保卫伊拉克临时政府大楼、机场、石油管道等重要目标。在东亚,也有外国雇佣军,他们大多为反政府势力、宗教势力卖命。 转型成功,经济诱惑巨大 20世纪80年代以前,雇佣军都是以个人或小团体为单位,他们策动政变、绑架暗杀、劫掠财物,在人们心目当中的形象极坏,被称为“战争动物”。2003年联合国大会曾通过一项法案,禁止外籍雇佣军这个职业,雇佣军活动一度受到限制。 从90年代开始,雇佣军开始逐步转型。首先是搞集团公司化经营模式。全球现在大约有100多家这样的雇佣军公司,其中南非私营武装公司(EO)、SI公司、军事职业资源公司(MPRI)、黑水安全咨询公司等四家规模最大。 其次他们与国家、政府等强力机构建立密切联系。实际上,世界各大私营武装公司都有很强的政府背景,比如一家名为戴恩国际公司的企业,它承包的最具知名度的项目,就是为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提供保镖,替换原先由国防部长为他提供的当地保镖。 三是以国家和大的跨国公司作为主要客户,提供“直接战争服务”。以美国为例,私营军事企业如今参与着美国军队所有重大海外部署行动,单是五角大楼一家,就启用了30多家私营军事企业,在伊拉克,大批的来自哥伦比亚、智利、南非甚至是韩国的外国雇佣军活跃在各种岗位上,而且人数还在不断的增加。 雇佣军所带来的巨大经济诱惑教人无法抗拒。作为战争经济的一部分,数目众多的雇佣军中介机构、中介公司每年从五角大楼拿到高达百亿美元的合同。2004年,除了直接支付给战区雇佣军人的费用外,美国防部还向私营军事公司支付了300多亿美元———占到其年度军费开支的8%。另外,雇佣军职业对世界各国退役军人的诱惑最大。英美及一些发展中国家的军人退役后仍身强力壮。但是,他们的收入并不如意,于是纷纷加入私人军事公司,以赚到更多的钱。美国雇佣军公司在伊拉克的雇员平均日工资为1000美元;塞拉利昂政府雇佣军每人每月的报酬约为1.5万到1.8万美元,另外,还有一笔很高的人身保险费。 多种用途,备受各方青睐 各国对雇佣军情有独钟,可谓原因多多。 首先,雇佣军可以为境外军队作战提供情报、工程和后勤支持。在美军在波斯尼亚的行动中,雇佣军起到了“积极作用”,不仅帮助培训了当地士兵,而且为营一级、甚至旅一级的部队提供了后勤支持。目前在伊拉克,美国在保安和后勤保障中大量使用了雇佣军,其数量约占驻伊外国士兵总数的15%。对于美国来说,使用素质较高、战斗力较强的雇佣军,既可以克服兵员不足的问题,又能避免因正规军伤亡过多而招致广泛批评,还能轻松解决伤亡人员的善后问题,真可谓是一举多得。 其次,为国家实现军事目的充当“急先锋”。在一些局势紧张的地区,军方可以利用雇佣军绕过国会、政府和媒体的监控,达到自己的军事目的,既可以使国家不违反法律,又可以在战争地区给另一个国家以军事支持。1995年8月4日晨,克罗地亚政府军发动了代号为“暴风”的军事行动,仅仅三天,自行独立的“塞尔维亚克拉伊纳共和国”便不复存在。此役表面上和五角大楼毫无关系,但实际上这场军事行动速胜的秘诀是美国的“军事职业资源公司”提供的2000名雇佣军。 最后,成为不稳定地区的“战争工具”。由于雇佣军的战斗力强,且价钱不太昂贵,因此雇佣军作为临时的“战争工具”大受欢迎。1995年,塞拉利昂政府曾两次与EO和SI公司签订合同,请他们帮助政府打击叛乱武装,保护钻石矿。非洲一些国家的反对派为了推翻政府,甚至有的恐怖组织为了有效袭击目标,都纷纷使用外籍雇佣军。 众说纷纭,褒贬评价不一 作为一种新的战争经济形式,雇佣军显露出无限的商机。据估计,目前全球雇佣军公司掌握着一个年收入约为1000亿美元的巨大市场。到了2010年,这个数字会提高到数千亿美元。随着美国对外战争的一些运作不断私有化和外包,巨大商业利益带动的雇佣军活动不会停下。甚至西方一些学者认为,随着军事改革深入发展,雇佣军甚至可能成为未来战争的主要参与者之一。 当然,舆论界对于雇佣军也存在许多不同的声音。首先,舆论普遍认为社会对雇佣军的监管力度远远不够。想开一家私营军事公司,只要有一家有政治背景、经济实力的注册公司就行了,而实际上这样的公司仅仅是冰山之一角,政府对雇佣军公司的规模、效益、训练等情况都缺乏具体监督;在雇佣军中,许多人早已是劣迹斑斑,在局势动荡地区,地方秩序往往已被破坏,这就给雇佣军们随心所欲、为所欲为甚至作奸犯科创造了机会,像在伊拉克,美国的雇佣军已经数次被报道参与虐俘丑闻。 其次是雇佣军对弱小国家构成了实际威胁。美国政府随意颠覆其他国家政权的行为已对拉美和加勒比地区国家人民构成了威胁。最近中南美洲政局的动荡也隐约闪现着美国雇佣军的阴影。有信息表明,在美国政府一手操纵下的海地政变,先是由大批装备精良的雇佣军武装占领,然后前总统阿里斯蒂德被绑架到了中非共和国,最终执政的民选合法政府被推翻。这和2002年委内瑞拉政变情况大体相似。一句话,只要有需要,私人军事公司就能够出现在那些五角大楼不愿意、不方便出现的地点,代替其完成向全世界输出美国军事和外交影响力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