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电影 连续剧 综艺 动漫 资讯 排行

制服医生在线播放

兽血至尊门下几大弟子,洪宇所知道的齐豫圣子和獠牙,皆是古神兽血脉拥有者。
这若说只是巧合,洪宇断然不信。
不过……
眼下最要紧的自然是与齐豫圣子间的生死一战。制服医生在线播放
其余的事情都可暂时丢在一旁。
洪宇深吸口气,他的双手徐徐抬起,朝着身体两侧展开,如一尊神祗般身形凌空飘了起来。制服医生在线播放

热播内地综艺

  • HD
  • 完结
  • 超清
  • 超清
  • 完结
  • 共60集,完结
  • BD高清中字
  • 完结
  • 超清
  • 超清

制服医生在线播放热门推荐

  • 完结
  • 超清
  • 超清
  • 超清
  • 超清
  • 超清
  • 10集全
  • 超清
  • 超清
  • 更新至20200814期
  • 超清
  • 共55集,更新至8集
  • 更新至20220320期
  • 更新至4集完结

一般来说缺钙也会有类似的现象建议去医院检测一下可以通过头发测微量元素根据实际情况解决希望能帮到你



求《君为下》番外小账本履行txt下载!!

☆、番外一 选妃记弘元三年,秀女大选。弘元帝大婚三年,独宠楼皇后一人,不曾纳过一个妃嫔,众臣深为忧虑。“皇上,皇嗣单薄,当是充盈后宫之时了。”左相杨又廷正直诚恳地说。萧承钧眸色深沉地看了左相一眼,沉声道:“皇太子既立,皇嗣并非当务之急。”一句话噎得左相不知道怎么说下去,事实确实如此,皇嗣之事说到底是为了挑选储君,先帝立了皇太孙,皇上仁德将皇太孙立为太子,三年不纳妃也是为了做出姿态给天下人,以示皇上对皇太子的重视,绝不会苛待分毫。右相孙良依旧是那副沉默寡言的样子,看了左相一眼,并不接话,皇上有多宠爱楼皇后,是人尽皆知,不纳妃恐怕不是为了皇太子,而是为了凤仪宫的那位,这种不讨好的事他可不打算接话。已经升任礼部尚书的赵熹转了转眼珠,出列躬身道:“秀女大选,非是为了选妃,实则是为了挑选宫女,宫中的宫女有许多到了年岁,正等着大选的时候放归,以臣之见,这大选还是要办的。”左相杨又廷赞赏地看了一眼赵熹,对这样的手下很是满意。这位赵三元确实是个不世出的天才,在工部三年干得风生水起,用极少的花费完成了避暑行宫、青州河道两项大工程,龙心大悦,在三年任期满的时候,升任礼部尚书。要知道,做到尚书之位,往往一干就是很多年,许多人的仕途就止步于某一个尚书,比如原来的礼部尚书姚筑,就在这个位置上干了九年,近来身体不好,告老还乡,仕途也就终结于此,而赵熹如今,才刚刚到了弱冠年纪。果然,弘元帝听得此言,没有再出声反对,让礼部拟个章程出来,便不再说这件事。没有反对,便是有所松动,家里有适龄女儿的朝臣们,心思便活络了起来,开始四处打听消息。要开始选秀女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凤仪宫,此时,楼璟正在正殿里与杨氏说话。“国公爷近来迷上了打牌九,怎么劝都不顶用。”杨氏穿着一品夫人的礼服,坐在下首,笑得温和,怀中抱着一个一岁多的孩子,长得粉雕玉琢,很是可爱。“父亲总要找点事做的,由他去吧。”楼璟穿着宝蓝色的常服,头戴嵌蓝宝石的金冠,单手支在扶手上,撑着头,唇边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静静地看着杨氏怀中的孩子。这孩子是楼璟的弟弟——楼瑾,上个月刚满了周岁。安国公夫人魏氏之前孝期怀孕,生了个女儿,在外面养到一岁多才抱回来,当庶女养。魏氏憋着一口气,非要生个世子出来,谁料想三年又生了两个女儿。楼见榆年近四十还没有儿子继承家业,万分着急。这时候年轻的杨氏也有身孕,并顺利地生下一个男孩,恰在魏氏生第三个女儿之前,气得难产血崩,就这么没了。楼见榆却不见怎么伤心,草草处理了丧事,就把杨氏抬成了正妻。有了儿子,安国公很是高兴,这次定要亲自教养,不能再养出楼璟那样的逆子。“瑾儿,来,给哥哥行礼。”杨氏抱着儿子走到主位前,将人放下来。楼瑾年纪还小,眉眼继承了杨氏的相貌,看起来很是温润,性子乖巧得很,被母亲放下也不哭,懵懵懂懂地抬头看着楼璟。楼璟挑眉,“瑾儿这么小,夫人舍得?”杨氏摸了摸儿子毛茸茸的小脑袋,轻笑道:“长兄如父,交予皇后教养,才是为这孩子好。”楼家的家主,事实上一直都是楼璟,想要成为安国公世子,必须交给楼璟来教,杨氏也不是那糊涂的魏氏,她心中清楚得很。她父亲杨兴因为楼璟的提拔,已经做了江州刺史,而她的儿子想要成为楼家家主,就必须跟楼璟亲近。楼璟赞赏地看了一眼杨氏,伸手将弟弟抱起来,“瑾儿,以后跟着哥哥住在宫里可好?”楼瑾眨了眨眼睛,眼泪汪汪地看了一眼母亲,又转头看着楼璟,乖乖地点了点头。杨氏松了口气,正巧这时乐闲匆匆走了进来,低声对楼璟说了几句话。“天色不早,妾身便先告退了。”杨氏很有眼色地告辞离去。楼璟听了乐闲的话,微微眯起了眼。“的的?”楼瑾歪着脑袋看他,口齿不清地喊着哥哥。“把瑾儿抱下去。”楼璟将怀中的弟弟交给乐闲,站起身来。“的的……”楼瑾攥着皇后的衣角不撒手,初次离家,只有哥哥还算熟悉,让陌生人把他抱走,就不乐意了。“父后!”清脆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不多时,一道杏黄色的小身影就扑了过来,正是刚下了学的皇太子萧祁瑞。太子已经五岁了,萧承钧作为一个严父,要他早早启蒙,不能天天跟着皇后不务正业,因刚开春就找了翰林院的院正来教太子。“太子今日学业如何?”楼璟瞥了一眼扒住他的腿不撒手的家伙,伸手拽了拽他的小耳朵。“父后,那林老头长得太丑了,我要礼部尚书给我做太傅。”萧祁瑞仰着脑袋看他。楼璟把抓着他一角的楼瑾抱过来,一把塞进皇太子的怀里。萧祁瑞吓了一跳,吃力地搂着怀中的白胖娃娃,不明所以。“这是你小舅舅,你若能哄着他今日不哭闹,本宫就去跟皇上说说太傅之事。”楼璟轻笑着把两个孩子留在了正殿,自己悠悠然地往御书房走去。萧承钧正批着奏折,如今他提拔上来的官员已经得用,左右丞相兢兢业业,每日要他亲自处理的事比以前少了很多,批阅起来很是轻松。紫真端了茶水进来,放在了萧承钧习惯的地方。萧承钧看了不看地抬手去拿,却碰到了紫真的手指,不由得微微蹙眉,转头去看她。紫真、紫桃是在东宫就伺候萧承钧的。当年纪皇后给太子挑选宫女,全都选的是样貌普通的宫女,谁料想女大十八变,紫真这些年竟有了几分姿色。“皇上……”紫真适时露出了一丝羞赧的笑意。今年就要选秀女了,她已经到了放归的年纪,若是不曾被皇上宠幸,就要出宫去了。这些年作为大宫女何其风光,她可不想嫁个普通人过粗茶淡饭的日子。楼皇后进来的时候,恰好看到了这一幕,当即冷下脸来,“这是做什么?”语气不见得如何严厉,听起来还有几分调侃,但常年带笑的皇后一旦冷了脸,就必定是要见血的。紫真吓得腿脚一软,怎么也没料到皇后会这个时候出现,往常都是帝后一起用了午膳,歇午觉的时候皇后先起身,到御书房来把剩下的折子批完,再回去叫醒皇上的,这会儿还没用午膳,怎么就来了?“参见皇后娘娘。”紫真连忙从桌子后面绕出来,跪下行礼。楼璟冷冷地盯着她,直到她身上被冷汗浸透,才幽幽地说:“念在你自小伺候皇上的份上,去领二十廷杖。”“谢皇后。”紫真颤抖着磕头谢恩,去年有个宫女勾引皇上,被皇后直接杖毙了,她只是被打二十廷杖,真是万幸,虽然二十廷杖也会要她半条命,起码不会死。“濯玉……”弘元帝挥退了下人,起身走到皇后面前。楼皇后从皇上袖子里摸出一方明黄色的帕子,沾着茶水将皇上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擦拭一遍,末了在上面咬了一口。“嘶——”萧承钧被咬疼了,倒吸一口凉气,而后被柔软的舌轻轻舔过,痛疼顿时变成了麻痒,指尖颤了颤,把手抽出来,却被那人不依不饶地揽到怀里,堵住了双唇。原本是来兴师问罪的,但方才的事让楼璟意识到,这些年纪大了的宫女的确要立即放出宫才行,但开了选秀女的口,定然会有高官勋贵家往宫中塞女人,到时候恐怕更加焦头烂额。楼璟烦躁地把奏折推到地上,将还未回过神来的皇上压在了书桌上。“唔……不行,现在是白天……啊……”弘元帝挣扎不已,青白日宣淫是昏君才会干的事。“皇上方才与女人眉来眼去,自当受罚。”楼璟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隔着龙袍在两片圆润之上拍了一巴掌。萧承钧愣住了,他竟然,被皇后打屁股了……看着帝王端肃的面容瞬间变得通红,楼璟便觉得一阵口干舌燥,大婚三年,他还是处在随时随地都会被萧承钧“勾引”的状态,也不脱龙袍,快速扒了明黄色的长裤。“你……”萧承钧羞恼不已,起身就要揍他。“啪!”的一声响,光溜溜的屁屁又被打了一巴掌,同时,一只沾了脂膏的手指便钻进了身体里。“唔……”弘元帝急得眼睛都红了,“楼璟,你混……啊……”御书房中,满室春光无限。接连三日,皇上没有临幸凤仪宫,独自睡在了盘龙殿。乐闲看着在灯下枯等的皇后,心中很是难过,低声劝慰,“皇上许是累了,您不如早些休息吧。”皇上同意选秀的事已经传遍了,听说两人在御书房起了争执,之后几乎天天驾临的皇上,就没有再来过凤仪宫。有传言说皇上对皇后已经淡了,打算纳新的妃嫔,而皇上不去凤仪宫,无疑坐实了这种传言。“听说今日内务府送了二十多幅画像来?”楼璟单手支着头,烛火映着幽幽黑眸,晦涩不明。那天在御书房把萧承钧惹恼了,连着三天不肯见他,内务府趁皇后不在,赶紧把事先准备好的画像送去了盘龙殿。京中的勋贵高官,家中但凡有适龄女子的,早早就准备好了画像,这些千金小姐是不需要进第一轮大选的,提前给皇上看看画像,也是为帝王的考量做遮掩,比如皇上想要拉拢那家势力,就会把这家小姐的画像留下,可以确保这个人不会落选。“是……”乐闲为难地应了一声。“哼!”楼璟冷哼一声,站起身来,甩袖走出了凤仪宫。凤仪宫到盘龙殿并不远,楼璟满眼戾气地走到了盘龙殿中,没有人敢拦皇后的去路,事实上皇后半夜跑到盘龙殿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侍卫们早就习惯,行礼之后照常站岗。没有任何阻碍地进了殿中,内室已经熄了烛火,想必萧承钧已经睡下了。阻止了要去开内室们的安顺,楼璟低声问他,“今日送来的画像去哪儿了?”安顺不敢说谎,领着楼璟去了书房,心中却很是焦急。画像都在书房里,皇上刚才还在书房中看画,只留了一幅在桌上,因为太疲惫,没来得及收拾,就卷着搁在了桌上。宫人们都知道这画是做什么的,不敢乱动。现下要是给皇后看到……安顺不禁抖了抖,只盼着走慢些才好。然而,再慢也终有走到的时候,点亮烛火,书房中很是明亮,那一幅半开半合的画卷显得尤为刺眼。三两步走到近前,楼璟将那幅画抓在手里,用了很大的毅力才没有把画撕碎,缓缓地打开,飘逸的衣摆显露出来。楼璟只觉得心被狠狠地攥住了,这笔法他再熟悉不过,是萧承钧亲笔画的!一点一点地展开画卷,楼璟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纸上画着一个昳丽无双的美人,薄唇轻抿、眉目含情,靠在一棵枫树下,似笑非笑地看过来。一笔一划都无比地精细,足见作画之人对画中人的珍惜。一行俊逸非凡的小字题在旁边,“熟宣画工笔,笔笔出我心,力透纸背意难平,画终不是卿。淳德十年十一月,于明月夜。”末了,盖了一个萧承钧还是太子时的私印。楼璟抱着这幅画,良久才回过神来,瞄到了地上那一摞被红绳捆着根本没有拆开的画卷,将手中的画像仔细地卷起来,放进画缸中。这幅画他常在画缸中见到,萧承钧却一直不让他看,原来竟画的是他楼璟。轻手轻脚地走进内室,楼璟脱了外衣,爬到龙床上,将熟睡的帝王搂进怀里,紧紧地搂着。三日不见,他的元郎定然也是想他了,又拉不下面子去找他,就只能自己坐在书房里看画像。楼璟把脸埋到那带着皂香的发间,这么多年,这个人依旧有这种魔力,让他每次发现一些小秘密,就会更爱他,爱得心都疼了。“唔……”萧承钧被勒得紧了,皱着眉把人推开些,而后在那温暖的怀里熟悉地寻到舒服的位置,轻蹭了蹭。“元郎,元郎……”楼璟轻声唤着他,一下一下抚摸他的脊背。“朕没有点你侍寝。”萧承钧闭着眼睛,含含糊糊地说。“是,臣自己要来侍寝的,”楼璟笑着拽过被子,将两人盖好,“皇上不纳妃,臣得把六宫侍寝的责任都揽过来才行。”困倦的帝王懒得理他,有了熟悉的体温,满足地将人搂住,放心地陷入了沉眠。弘元三年,皇宫大选秀女,只留宫女,不选妃嫔,朝臣哗然,纷纷感叹皇后善妒。然而,众人没有料到,这只是个开始。弘元帝终其一生也没有纳任何的妃嫔,帮助弘元帝打天下、守天下的皇后楼璟,成为了世上最为传奇的贤后和妒后。然而不纳妃嫔,从另一方面是保护了皇太子,史书提及楼皇后,褒多于贬,妒后之名,也是调侃居多。萧承钧终用他的智慧,为他最爱的人,在史书上挣得了应有的赞扬。==================================作者有话要说:更得晚了,咳咳,番外是两天一更O(∩_∩)O大人们真是太热情了,啊哈哈,谢谢大人们的地雷、手榴弹、火箭炮,还有潜水炸弹,嗷嗷嗷嗷嗷,抱住挨个使劲啃~☆、番外二 贝壳记弘元帝大婚,普天同庆,罢朝九日。大婚次日,纪酌在凤安宫里不紧不慢地起身,昨日准备婚礼的时候,皇帝特地含蓄地跟他说了,今日可能会迟一些。一边穿衣,一边勾唇轻笑,年轻人当真是生龙活虎,左右这宫里也就剩他这一个长辈,就由着他们胡闹一些也不要紧。殷勤的徐侍卫将外衣拿过来,亲手给纪酌套上,看着那冷俊的面容上露出几分浅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系错了。”纪酌哭笑不得地看着某人把腰间的衣带给他系到了胸前。这礼服本就繁复,弄错了一个,就得拆开好几个重新穿。徐彻挠了挠头,憨憨地笑了笑,耐心无比地一个一个拆开,再仔细地系好。向来脾气不好的徐将军,站在纪酌面前却温顺的像个笨牛,做任何事都津津有味,丝毫不会急躁。纪酌看着那双常年握枪的手,笨拙地拈着柔软的衣带,一丝不苟地打结,说不上好看,但规规矩矩很是整齐,只是腰间的那个繁复的结扣怎么也打不好,一遍一遍地重新做,心中不由得一片柔软,“这些事让太监做就是了。”“十七年不曾做了,是有些手生。”徐彻低着头,依旧执着地跟那绸带较劲。十七年了,两人只在徐彻大败南蛮封将军的宫宴上,远远地见过一面,其余的时间,都是相隔三千里。纪酌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迟疑了片刻,缓缓抬头,摸了摸徐彻鬓角的一道银色。原本以为,少年时那些懵懂的情意,早就断在了送亲的那一天,在这重重深宫里,寂静无人的时候,纪酌也会忍不住想起那憨笑着给他捧来贝壳的少年,猜测着他在岭南建功立业、娶妻生子,渐渐将他这个薄情人忘却。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傻子竟枯等了十七年,没有娶妻,更没有纳妾,三十多岁,就已经青丝生白发。感觉的那温暖的手抚在鬓角,徐彻攥着衣带的指尖一顿。这一个月来,十七年未曾相处过的两人,都在试着慢慢接触,纪酌对他也一直不冷不热,让他心中不免忐忑,怕这人是因为觉得愧欠才把他留在身边。当温暖的触感贴近,仿佛回到了十七年前的亲密无间,这一刻,饶是徐彻这般铁血的硬汉,也忍不住红了眼眶,怕丢脸,吸了口气,继续低着头,手中的结扣却是越打越乱。纪酌抬手,握住了那微微颤抖的双手,哑声道:“傻瓜,都系成死扣了。”徐彻慢慢攥住那漂亮的指尖,不动也不说话。屋中霎时陷入了一阵静谧,却丝毫不显得尴尬,反而有脉脉温情在两人之间流转。正在这时,门外有太监来禀报:“禀侯爷,皇上让人带话来,说皇后娘娘身子不适,已经下旨将祭天推到了三日后,过会儿来给您磕头。”其实说起来,纪酌并没有封太后,这祭天的事他本就不必参与,大婚次日拜舅姑的礼节也可以省去,但萧承钧坚持要给他磕头。“知道了。”纪酌应了一声,方才那气氛也消失殆尽,两人对视了一眼,忍不住微微地笑。徐彻攥着那四根手指不撒手,“寒之,我以后跟你住在闽州行吗?”原本萧承钧的意思是,纪皇后也算皇族,应该给封个亲王的,但纪酌不愿再与萧家扯上什么关系,坚持让新帝将他当个告老还乡的臣子,封了靖海侯,以后皇家的恩怨纠葛,便与他没有什么关系了。纪酌挑眉,看着那人傻呆呆的样子,忍不住想逗他,“征南将军不打南蛮了?”“闽州也是南边,我去打倭寇也算征南。”徐彻急急地说。“哈哈哈……”纪酌撑不住地大笑起来。九日之后,弘元帝开始上朝,宫中也开始忙碌,准备过年。楼皇后自然而然地接受了内宫的一应事务,因着早早地自立门户,对这些琐碎的事情,楼璟很是熟悉,用不着纪酌如何提点,很快就捋顺了。纪酌见诸事处置妥当,便去靖南侯府拜别父母,启程去闽州。纪家人如今已经在京中安顿,靖南侯上了年纪,不能再打仗了,弘元帝的意思是等开了春,就让世子纪斟继续去守东南。而纪酌,只是个闲散侯爷,手中兵权不多。“何必着急,在家里过了年,跟你大哥一家同去便是,路上还能有个照应。”靖南侯夫人拉着小儿子的手,眼泪婆娑,以前因为是皇后,见面也不只能客气地行礼,如今终于能亲近了。靖南侯坐在主位上不说话,对这个儿子,他亏欠的太多,十几年不见,他也不知道要如何相处。“皇上已经准了,纪家还能回到东南去,儿子的府邸还须收拾,先行一步。”纪酌却没有丝毫的退让,在京城压抑了十七年,这里他一刻也不想多留。“当真吗?”纪夫人也是一愣,原以为是让长子去代父打仗,没料想竟然同意纪家回去,要知道纪家世代在东南,连祖坟、祠堂都在榕城,让他们回去,自然是求之不得。纪酌但笑不语,他教出来的帝王,自然能看出忠奸,也有魄力下放兵权,绝不会像淳德帝那般疑神疑鬼的。“好,好啊,”靖南侯禁不住老泪纵横,“寒之,你做得很好……”睿宗皇帝要他把儿子送进宫的时候,曾拍着他的肩膀叹气,“朕对不住你,但这万里河山必须得有人守着,没有寒之看着太子,大昱恐怕就要倾覆了。”世宗当年立男后,其实私心很重,只是为了迎娶他的那位大将军,萧家的皇帝偏好男色,而后的帝王也就将这规矩顺延下来,可偏偏出了淳德帝这个一点也不好男色的,历代皇后都没有纪酌过得这般艰难。纪酌垂目,并不答话,淳德帝这么多年都只是把他当个臣子疏离着,这其中究竟是怎么回事,只有他心里清楚。不过这些就没必要让老父亲知道了,他纪酌终究是无愧于皇室的。没有在家中多做停留,左右开春了就能再见,纪酌利落地走出了靖南侯府,门前停着一辆马车,车夫陪着漆黑的大氅,带着斗笠,见他出来,利落地跳下马车,露出了一张俊逸的脸,憨憨地冲他笑,“咱们走吧?”纪酌看着他,轻笑着点了点头。冬日并非赶路的好时候,路上有冰碴子,马蹄子、车轮都会打滑,但这都不要紧,一路走走停停,见到好的风景就停下歇息,走走停停,走了一个月才到闽州。萧承钧把原先的闽王府给了父后做府邸,换上了“靖海侯府”的牌匾,那个口吃的范大人,当上了闽州刺史,第一时间来给侯爷贺喜,“下,下官,见,见,见过侯爷……”“嘿,范大人。”徐彻倒是与他相熟,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差点把范杰那单薄的小身板拍趴下。“将军,军,也住,住闽州……”范杰之前就接到了旨意,以后征南将军驻守闽州与岭南的交界。“对,平日里就在侯爷这里借住。”徐彻笑呵呵地说,人看起来比先前年轻了不少。冬去春来,闽州的夏日总是来得很早,到了仲春时节已经热到能下水玩耍了。“寒之,快过来——”纪酌正坐在竹椅上吹海风,远远地听见徐彻叫他,无奈地睁开眼,看见那人赤着脚站在沙滩上,指着礁石冲他大喊。“找到什么了?”纪酌不紧不慢地走过去,轻笑着看他。“你看!”徐彻从大石头里挖出一直海螃蟹,捧起来给他看,这螃蟹足有一只手掌大,正生龙活虎地挥舞着一对大钳子,“一会儿给你烤着吃。”“让你找贝壳,怎的找螃蟹了?”纪酌挑眉。“我找了,”徐彻忙单手提着螃蟹,去拿堆在沙滩上的贝壳,螃蟹趁机扬起大钳子,狠狠地给他来了一下,“哎呦!”被夹了一下的大将军痛呼一声,失手扔了螃蟹,大螃蟹仿佛知道被捉住就没命了,跑得飞快。徐彻手忙脚乱地抱着贝壳去捉螃蟹,脚下一滑,跌在了沙滩上。纪酌撑不住大笑,这家伙平日里那般稳重,一到他面前就慌手慌脚地冒傻气。螃蟹在徐彻够不到的地方,挑衅一般地横着路过,贝壳散了一地,威武的大将军满脸沙子,很是狼狈。纪酌蹲下来看他,冷峻的鹰目里满是笑意。徐彻禁不住红了脸,反正纪酌从小就喜欢嘲笑他,给他笑也没什么丢脸的,把手里攥着的那个最好看的贝壳递上去,“给你。”纪酌递到眼前的小贝壳,珠圆玉润,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再看看那沾着沙子的笑脸,一如当年,傻傻地举着贝壳,笨拙地讨好他。没有去接那贝壳,纪酌慢慢伸出手,把那张俊脸上的沙子轻轻擦掉,“多少年了,怎么还没有一点长进,笨得自己绊自己。”“嘿嘿……”徐彻只是看着他,咧着嘴笑,翻身躺在沙滩上,索性不起来了。“傻子。”纪酌无奈地摇头,跟着在他身边躺了下来。海风吹着两人的衣摆,随意披散着的青丝长发搅在一起,伴着一阵一阵的海浪声,很是静谧。“寒之,咱们以后都不分开了,是不是?”“嗯。”“寒之。”“嗯?”“没事,就是叫你一声。”“傻子。”韶华易逝,相思白了少年头。十七年匆匆而过,纵然分隔两端,彼此的心,却从未远离。